他人知觉

时间:2016-04-15 点击:661 发布:2009xinli

一、知觉他人的过程

学习理论认为印象形成的过程是对他人(刺激物)特征进行被动的、机械的反应,它受制于好恶评价。这种看法简化了社会知觉的复杂过程。认知心理学的兴起使人们从信息加工的角度来看待印象形成的问题。认知心理学认为,尽管人类加工信息的能力远远大于其他动物,但仍然是有限的。人们往往会采取省力的办法去感知那些最明显、对印象形成最必要的信息。其实,早些时候内隐人格理论(implicit personality theories)就认为每个人都心照不宣地认为别人具有的品质都是相互关联的,一旦掌握了某人其中的一种品质就可以推想其他的品质及行为表现,如一个人若很内向,别人就会推断他很胆小、不愉快等。这种被戏称为“外行人的人格理论”,反映了人们将每天所见到的复杂信息作简化处理的倾向。认知心理学在解释印象形成时继承了这一看法。此外,认知心理学认为人都是有选择地接受信息并将其统合成一个有意义的整体。因此印象形成是知觉者主动地、有组织地将关于认知对象的信息整合成一个紧凑的、有意义的印象的过程,而不是孤立地将一些特征加以平均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人们往往要采取一些捷径使得信息加工的效率更高。现在让我们来看一看社会知觉的过程。

(一)寻找意义

面对信息时,知觉者总是尽力获得一个关于刺激物的有意义的印象。人对每一则信息的理解都要依赖于信息所处的背景。例如“聪明的”这一品质在理解一个“热情、体贴、乐于助人的医生”时具有积极的意义,而在理解一个“冷酷、无情、利欲熏心的盗贼”时则具有消极意义。

安德森(1966)根据他的平均法则,指出背景对新特质的影响可以通过将背景信息与新信息的价值平均起来进行预测。这一观点不可信。因为信息放置到不同背景中时,其价值已不能按单独存在时来算。例如,“聪明”放在医生背景中或许成为+4分,而放置到盗贼的背景中则成为十分坏的-5分。背景的不同能改变一个中性信息的性质。人们在印象形成中绝不是将各个独立的信息机械地平均,而是在接受到信息之后在已有背景的基础上创造出一个有意义的整体。同一个人“衣着艳丽”之举动在普通的工作场所与隆重的联欢会上给人的意义是完全相反的。阿希(S.E.Asch,1946)认为〔S.E.Asch(1946).Forming impressions of personality.Journal of Abnormal and Social Psychology,41,258~290.〕,新的品质置于不同的情境中往往会发生意义转移(shift of meaning)。例如“自豪”在形容一个给人印象好的人时就是“自信”的意思,而形容一个给人印象不好的人时则产生“自负”的意义,所产生意义的性质和程度视已有印象而定。同样,在日常生活中,一个好说话的人可能被赞誉为“健谈”而也可能被指责为“多嘴多舌”。

在印象形成中各种特质或信息的重要性是相同的吗?认知论与学习论的认识不同。学习论的平均模式简单地认为所有特质无论其价值大小都要对印象的形成发生影响。在他们看来,“冷酷”永远是-5分,“热情”永远是+7分。相反,认知观点认为某些特征所含的意义要比另一些特征多,例如“热情—冷淡”品质可以与许多其他特征联系,而“文雅—粗鲁”则与其他品质的联系很少。阿希将那些与刺激物的其他若干特征联系密切、对印象形成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品质称为中心品质(central trait),他通过实验证明了中心品质的存在及作用。

阿希(1946)将大学生分成两组,每人拿到一张描写某个人特征的包括7个形容词的表。第一组被试的表上写着“聪明、灵巧、勤奋、热情、果断、实际、谨慎”,第二组被试的表上的词除将“热情”换为“冷淡”外,其他一切与第一组被试的相同。然后让被试评价该人。发现第一组被试多数认为此人慷慨、幸福、人道,而第二组的评价几乎相反。阿希又分别用“文雅”和“粗鲁”去代替“热情”和“冷淡”,发现两组被试的评价无多大差别。这说明“热情—冷淡”是核心品质,而“文雅—粗鲁”则不是。凯利(H.H.Kelley,1950)用现场实验证明了“热情—冷淡”具有核心品质的作用。他告诉心理学专业的学生,一位客座教师要来指导他们的讨论,在教师到来前,他将描写教师特征的材料发给大家,学生拿到的材料与阿希用的完全一样,即一半学生拿到的是包括有“热情”的形容词表,另一半拿到的是包含有“冷淡”的词表,其余的词完全一样。客人到来后指导学生进行了20分钟的讨论。等他走后,学生对他的评价差别很大。不仅如此,得知客人“热情”的学生与其交流更自由、谈话更多。〔H.H.Kelley(1950).The warm-cold variable in the first impressions of persons.Journal of Personality,18(4),431~439.〕

表4-3“热情”、“冷淡”描述对印象形成的作用

品质

热情

冷淡

自我中心

不好交际

不受欢迎

刻板

烦躁

无幽默感

无情

6.3

5.6

4.0

6.3

9.4

8.3

8.6

9.6

10.4

7.4

9.6

12.0

11.7

11.0

注:表中评分越高,说明个人具有这种品质的程度也越大

那么为什么有些词比另一些词对印象形成的影响更大呢?研究发现,像“热情”、“冷淡”这样的词与其他词联系更多,关系更密切,而像“文雅”、“粗鲁”这样的词则与其他品质关系不大。因此在印象形成中,人们只要抓住与其他品质关系密切的词便大致可推知这个人的其他品质,中心特质的作用正在于此。还有人认为中心品质的“联想值”更大,有的词如“友好”、“聪明”使人联想起很多其他品质,而有些词如“礼貌”、“善意”并不能使人产生更多的联想。人们对他人形成印象时不是等量齐观地加工每一则信息,而是抓住中心品质,“以点带面”、“以一斑可见全豹”,以此形成印象。不过,中国人的中心品质可能与西方不一样,在中国,与个人道德修养及“做人”有关的品质是最重要的,如果知道某个人“作风不正”或“好说长道短”,哪怕他具有许多其他好的品质,人们也不会对其产生好印象。

(二)注重显著性信息

人们在形成印象时遵循图像—背景原则(figure-ground principle),即直接关注那些从背景中突出出来的刺激—图像,而对于图像所处的背景或环境注意较少。人们总是利用那些最显著的刺激线索形成印象。如见到一位残疾人,马上会形成一种体态方面的印象,其他诸如年龄、性别、服饰、教育等都成为次要的。在一定背景中显得异常的线索(如明亮的、运动的及新颖的等)都可构成显著线索。十多年前,在大街上看见一个身穿牛仔裤的人便认为他肯定与众不同,而现在穿牛仔裤已属很平常的事,人们不再因某人穿了牛仔裤而对其形成特别的印象。

与显著性相联的是负向效果(negativity effect)问题。人们在印象形成过程中,消极信息的作用往往大于积极信息的作用,人们根据他人的消极品质形成的印象很难改变。与建立在积极品质基础上的评价相比,人们更相信建立在消极品质基础上的评价。一个人不管具有其他什么样的品质,只要具有一个极端消极的品质,别人就会以此为依据对他形成一个非常消极的印象。例如当人们听说某位明星偷税时,对其印象一下子变坏,并不管他做了多少好事、有多少优点。负向效果发生的原因可以用图像—背景原则加以解释。消极特质因为不平常而成为显著的图像,从而引起知觉者更多的注意。

(三)对信息进行类别化

在社会知觉中,个体往往将信息分门别类地处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人们总是倾向于以一定的标准将人归类。这一过程就是类别化(categorization)。

刻板印象(stereotype)就是类别化的产物,它是指人们对某个群体中的人形成的一种概括而固定的看法。生活在同一地域或文化背景中的人们常表现出许多相似性,人们在社会知觉中便将这种相似的特点加以归纳,概括到认识中并固定下来,便形成了刻板印象。如认为商人都很精明、知识分子文质彬彬、女子很温柔等。刻板印象一旦形成不仅很难改变,而且人们在社会知觉中会用它去“同化”某一个体,只要某一个体被“同化”到群体中,对群体的刻板印象自然也适于认识这个人。这种印象的形成有的是通过与某些人或群体频繁接触而达成的认识,而有的则是根据他人介绍、媒介传播等间接资料而来的。卡茨和布雷利(D.Katz & K.W.Braly,1933)调查了美国100名白人大学生对某些种族群体的刻板印象〔D.Katz & K.W.Braly(1933).Racial stereotypes of 100 college students.Journal of Abnormal and Social Psychology,28,280~290.〕,发现他们认为黑人有迷信、懒散、无忧无虑等共同品质;德国人有科学头脑、勤奋、呆板等共同品质。台湾学者杨国枢、李本华(1970)研究了台湾大学生对各国人的刻板印象〔杨国枢,李本华:《555个中文人格特质形容词的好恶度、意义度和熟悉度评定》,台湾大学心理系研究报告,1971。〕,如认为美国人民主、天真、乐观、坦率等,日本人善模仿、爱国、尚武、进取等。

类别化在社会知觉中可以加快信息加工的速度、简化人的认识过程,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起到执简驭繁的作用。人们不可能完全将他人的所有特性搞清楚,当知道某人属于某个群体时,根据已形成的刻板印象对其有个大致了解。但是,类别化常常导致社会知觉出现错误,因为过分简化会隐没了某些个体身上独特的东西。群体中的有些个体虽属于某个群体,但其特征并非与群体特征一致,在这种情况下,类别化就会导致过度概括的错误。例如知识分子并非个个都是文质彬彬,女性也并非个个柔心弱骨。尤其在当前社会的转型时期,人的社会经济活动领域、思想观念都在发生巨大变化,如果仍拿以前形成的社会刻板印象去认识人,往往会出现错误。

(四)运用图式

图式(schema)是过去经验中形成的关于个人、群体、角色或事件等的一套有组织的认知系统或架构,它可以是语言材料的图式,也可以是视觉材料或其他具体材料的图式。当我们接触外界事物时,常在记忆中检索那些与输入信息最符合的图式与之对照,加以理解与解释,这个过程称之为图式加工(schematic processing)。图式将信息简化、组织,从而使加工过程更简便,它可以帮助人们记忆或组织一些细节、加快加工速度、填补知识空白、解释或评价新的信息(以上几点将在本章第三节中详述)。泰勒和克洛克(S.E.Taylor & J.Crocker,1979)认为,社会图式主要包括三种类型,即个人图式、角色或群体图式、事件图式〔S.E.Taylor,J.Crocker,S.T.Fiske,M.Sprinzen & J.D.Winkler(1979).The generalizability of salience effects.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37,357~368.〕。

个人图式既可以是关于一个特殊人物的图式,如卓别林的图式;也可以是关于某一特殊类型的人的图式,如关于“外倾”人的图式是有朝气、好交际、热情等;还可以是人们关于自己是什么样的人的自我图式(self-schema),如有人认为自己独立性很强,他会通过各种方式显示出这一点。

角色或群体图式既可以是有关人们所承担的社会角色所构成的原型(prototype)(如教师、工人、售货员、恋人等);也可以是关于某种群体的图式,如前述的社会刻板印象就是关于某种群体的一种图式。人们对恋人的图式就是彼此相爱、相互关心、体贴、支持和相濡以沫的伴侣,甚至是生死永不分离的骨肉之交。这种过分理想化的图式导致恋人之间因发现现实与图式不尽一致而出现冲突。同样,在学校中,教师和学生彼此也有关于对方的图式。

事件图式又称脚本(script),是指某一段时间内,行为所发生的标准序列。如在餐馆吃饭就是一种脚本,客人坐下后服务员拿来菜单,大家都彼此让他人点菜,接着点菜者便仔细地看菜单,有时点好之后还要换菜,最后点汤。人们办事都有一定的顺序,他们大多靠事件图式去支配自己的行动。

前面所提到的内隐人格理论(implicit personality theory),实质上可以理解成一种个人图式。内隐人格理论是我们关于哪些品质或人格特质会相互关联的观点,它不是心理学家特有的人格观点,而是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会存在的一种图式,它为人们快速了解别人提供了心理捷径,使人们在了解了某人的某种人格特质后,就能快速地推知他/她可能具有的其他人格特质。比如,如果一个人很和善,喜欢帮助人,那么我们的内隐人格理论会告诉我们,他/她可能有很多朋友,他/她慷慨真诚;如果一个人善于经商、善于与人周旋,那么我们也很容易认为他/她精明世故。内隐人格理论作为一种图式,可以让我们在掌握的信息量较少的情况下,迅速形成对别人的印象,而不需要花费较长的时间与之相处才得到对他的印象。但是,单凭内隐人格理论来认识他人,也容易使人们产生偏差,比如晕轮效应的产生就跟内隐人格理论有很大的关系(本节第四部分将介绍)。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独特的内隐人格理论,个人的内隐人格理论也会随时间的积累和人们经历的丰富而发展。同时,内隐人格理论还是一个文化变量,处于同一文化背景下的人,会共有一些内隐人格理论,而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内隐人格理论可能又有很大不同。霍夫曼等(C.Hoffman et al,1986)就用实验证实了这一假设〔C.Hoffman,I.Lau & D.R.Johnson(1986).The linguistic relativity of person cognition:an English-Chinese comparison.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51,1 097~1 105.〕,他们发现,人们印象形成的方式受包含在其语言中的内隐人格理论的影响,同样的一段故事用不同的语言(中、英文)表述时,中英文皆通的被试会相应地形成中国或西方文化下的内隐人格理论,即对同一段故事里的人物产生不同的知觉。这说明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文化会影响人们的社会知觉。

二、知觉他人的内涵

社会知觉涉及对他人许多方面的认识。人们很容易认清对方的性别、身高、衣着,如果接触得比较多还能够了解他的社会角色。但当人们试图去认识他人的诸如情绪、人格特征、态度等内部状态时,就必须从看得见的线索中进行推测。

(一)对他人情绪、情感的认知

人的情绪状态可以大致地反映出其心理活动的基本状态,而情绪、情感又通过人的外在表情表现出来。因此,情绪、情感知觉是社会知觉的重要内容,而知觉人的情绪和情感,又是以人的表情为线索的。

人的丰富表情是其心理状态的反映,人们通常描述的“愁眉苦脸”、“眉开眼笑”的表情分别表达了人的哀与乐。表情动作包括面部表情、身体动作、手势、眼神、视线、语调等各种方面,其中表情动作是判断情绪的最重要线索。其他的线索将在第七章第三节“身体语言沟通”中论及。

人们之所以能够凭面部表情较为准确地推断他人的情绪、情感,是因为几乎所有经历同一情绪体验的人都会表现出某种大体相似的面部表情。例如人高兴时都会“笑逐颜开”、焦急时都会“紧皱眉头”。早在1872年,达尔文基于他的进化论思想认为面部表情在所有文化中都表达的是同样的情绪状态。艾克曼和弗里森(P.Ekman & W.V.Friesen,1969)的研究证明人的许多面部表情似乎在全世界都代表着相同的意义,而与个人生长其中的文化背景无关。他们把代表愉快、愤怒、厌恶、惊奇等情绪的面部表情的照片给美国、巴西、智利、阿根廷和日本的人看,让他们说出面部表情所表达的情绪,结果发现他们判断的正确率很高(见表4-4)。〔P.Ekman & W.V.Friesen(1969).Nonverbal leakage and clues to deception,Psychiatry, 32(1),88~106.〕

表4-4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对面部表情判断的正确率(%)

表情

判断者及人数

愉快

厌恶

惊奇

悲伤

愤怒

恐惧

美国(99)

巴西(40)

智利(119)

阿根廷(168)

日本(29)

97

95

95

98

100

92

97

92

92

90

95

87

93

95

100

84

59

88

78

62

67

90

94

90

90

85

67

68

54

66

随后,他们(1971)研究了新几内亚偏远部族的人,这些人从没接触过西方文化,更没见过西方人表现情绪、情感的面部表情。研究者先告诉被试一个短小的故事,然后向他出示三张面部表情的照片让他选出一张能表达故事中描写的那种情绪的照片,结果发现他们对表情鉴别的准确度为:快乐92%、悲哀79%、愤怒81%、惊奇68%、恐惧43%。然后再让他们设想如果遇到故事里的情境会产生什么样的情绪,并做出相应的表情。最后,研究者将其录像带带回让美国大学生辨别。结果,除了惊奇和恐惧外,其他表情都能相当准确地被鉴别出来。

虽然情绪的表现具有遗传性,但也受具体文化因素的制约,尤其是复杂高级的情绪、情感。社会规范告诉人们在何种场合下适合表现何种情绪、不适合表现何种情绪,因此人们有时会故意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而有时又会故意装出或夸大某种情绪。例如,你在上司面前提出了一个很有建设性的意见,他人为你叫绝,但你却不敢过分表露自己的兴奋,否则会被斥为“骄傲”或“无视他人”。有些文化鼓励人们公开表露自己的情绪,而有些文化则压抑人们的情绪表现。这些都使得人们对他人情绪的判断更不准确。不过,人们要想完全掩盖自己的情绪体验也是很难的,即便他的面部表情控制得很好,真实情绪也会从其语调、身势、目光等多种非言语线索中泄露出来。

(二)对他人人格的判断

人格是个体多种心理特征的组合,它集中地反映了一个人的精神风貌以及不同于他人的独特的心理类型。因此认识他人的人格有助于我们全面地把握他人并顺利地与之交往。

人格是个人在相当长时间内形成的较为稳固的心理品质,而且它本身看不见、摸不着,还得通过人们的言谈举止去推断。由于人们在不同的情境下会做出不同的行为,因此要准确地认识他人的人格,既要了解其过去的生活经历,又要在长时间内反复地在各种情境下加以观察,最后概括出他的较为稳固的、反映其动机、意向、态度、价值观、能力等的人格特征。

中国人所说的“看人看心”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通过观察他人的言行举止去推断其人格。由于“人心隔肚皮”、“人藏其心”、“人心多变”及“人心各别”等原因,使中国人常常感到“人心难测”。尽管如此,人们仍然力图通过各种观人术去捕捉有关信息并透视人心。第一章提到诸葛亮的知人之道,就是中国人判断他人人格的方法总结。中国人通过察言、观色、睹行等途径去推测他人的人格。古人云“心为口根”、“欲知其人,观其所行”及“有一分貌,必有一分才”便是人们运用上述三种途径从事社会认知的证明。但他们也意识到有些人“口是心非”、“言行不一”,有时“人不可貌相”,于是中国人又运用其他方法去识别他人的真伪、善恶。有人认为,这些方法包括:(1)时间考验。在长时间内反复观察、经常琢磨。“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2)危难考验。认为人之真伪、善恶在生死存亡、贫困衰败的情境下最容易看出。“急难时刻见真情”、“艰难识好汉”;(3)利益考验。传统中国人重义轻利,由此认为在金钱和财产的诱惑面前很容易区分人的真实心理,此所谓“财上分明大丈夫”、“利动小人心,义动君子心”;(4)世态炎凉考验。即通过人在他人的穷富、成败、盛衰等变化过程中去考察其态度,以识别其真实人格(李庆善,1993)〔李庆善主编:《中国人社会心理论集》,香港时代文化出版公司,1993。〕。这些途径和策略都是中国人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判断他人的人格的方法。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